同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不在此地就在他处。

 

准备下班回家的时候遇到一个阿姨,阿姨问我是老师还是学生?我说我是老师。

她赶紧说“老师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就几分钟”,不等我回答她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起来:“我女儿上高二,想考央美,她觉得去北京集训的费用对家里是个负担,一直不让我问。我就瞒着我家小孩自己过来这里找画室,你帮我看看她的画,适合报哪种班级。”

 

 

阿姨拿出手机给我看她女儿的素描作品。帮她评估了她女儿的画作能力分析了央美近几年的考试情况之后阿姨开始问美术的各个专业的内容。看得出来她已经进行过很多次有效的咨询了。
 

 

 
对自己完全陌生的领域,通过不停的收集信息一点一点去帮助她构成认知和分析,希望能帮助她女儿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决定。

 

阿姨走后我不禁唏嘘了一下,我的父母十年前也是这般为我奔走,四下寻画室,找老师。在他们还能把握住我的人生道路的时候为我做看起来最优的决定。

 

老师有一部分是辅助家长完善家庭教育的角色,家长会把一些诉求放在老师身上并信任他们。于是老师除了教学本身上还承担了照顾孩子的责任,照顾他们的情绪,精神状态,拆解压力,完善人格成长。

 

从事高考美术教学工作已经四年有余,教过的学生也差不多有1000多人了,期间这样的故事已经见过太多。培养一个美术生很是辛苦,不光是参加艺考的同学,很多家长也因为经历了艺考才真正体会到了其中的艰难。

 

 

 
2015年的夏天,我父亲的朋友找到我,让我帮忙介绍一家北京的画室。经过几次电话沟通过后,我逐渐和孩子的父亲也就是后面故事中的林叔熟络了起来。

 

从林叔和我的沟通中我慢慢了解到了孩子的情况:林叔的独子小林六月份参加高考失利,想要通过美术再搏一把,小林的母亲坚决不同意这种冒险的做法,而林叔也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让小林参加美术高考。最终,小林的父母还是拗不过小林。

 

我清楚地记得7月3号这天,林叔和小林踏上了去往北京的火车。

到了北京,林叔还特意给我打了电话,说了一下孩子和画室的情况。听画室的校长说林叔最后还是不放心小林,临时决定多在北京呆三天。

 

半个月过后,学校放了暑假,我也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北京。小林知道我要过来很早就在画室门口等着我。第一次见到小林,他还给我递上了一瓶水,说了一声:“哥”。

 

短暂的休整过后,老师们一起碰了个面交代了一下教学任务和下一个月的教学计划,期间我主动请求可以去代小林所在的班级,也得到了校长的同意。

 

 

刚开始小林能够按时完成规定的学习任务准时提交作业,虽然作业的质量不是很高,但是能看出来他在认真地完成作业。几个星期过后,可能是承受不了集训期间高强度的训练慢慢地开始出现迟到早退的现象,作业的质量也大不如前。

 

期间我也和小林谈过几次话,每次他也都会向我保证今后会更加用功地去学习,但是每次谈话过后都没有多大起色。

 

学生学习态度出现了问题,往往也可以反映在生活上。来了北京的小林脱离了父母的约束,花钱开始大手大脚,也慢慢学会了打扮自己来北京一个月过后全身上下都换成了名牌。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和室友起了冲突,小林事后找到我,说想要换个环境,我没有过多的挽留他。几天后,林叔打电话和我说他要来北京。

 

 

从我的老家到北京需要坐一个通宵的夜车,大概凌晨四点可以到北京,北京的地铁是五点左右开始运行的,要在地铁站外等大概一个小时才可以坐地铁。我本以为林叔会在早上七点左右到画室,可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左右,他才来到画室。

 

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林叔,林叔因为坐了一宿车脸上满是油污,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头发已经花白,手里拿着两个大袋子里面全是新鲜的水果说是给我和小林带的。林叔和我说他凌晨四点就到了北京,坐了一天的车帮小林看了六七家画室,还拿出一厚摞画室的宣传册让我帮忙看一下。看着当时的情景我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去面对眼前的林叔。

 

晚上林叔和我住一个房间,聊起了小林,那次谈话过后我才真正了解到了,林叔对小林的付出。小林在我们市最好的高中读书,林叔为了让小林中午可以回家吃饭还专门搬到了离学校很近的地方,为了让小林可以得到高考加分东拼西凑在内蒙买了房子帮小林转成了内蒙户口。高考失利过后,为了孩子可以到北京学画画又凑钱把孩子送到了北京……林叔看到小林是如此的学习状态又说起曾经的种种几度哽咽。

 

第二天一早,我又找小林谈了话,说了昨天的所见所感。小林似乎早已习惯了林叔的这种付出,坚持要换环境,林叔也没有办法,中午吃过饭又带着小林去找画室了。

 

 

经历了这整件事情,我也在反思作为老师的我能在这件事情上怎么去帮助这父子俩。其实,老师能做的非常有限我只能尽力去顾及每一个学生的感受,尽我所能地把知识传授给学生,但是始终没办法顾及到方方面面。对于每一个学生来说,父母为他们付出的是他们永远无法想象的。我能看到的林叔对小林的付出也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

 

第二年的七月份,小林在朋友圈晒出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是大连的一个一本高校,对于复读过后才开始接触美术的小林有这样的结果已经很了不起了。今年过年小林来给我拜年,聊了聊他大学的所见所感。他有了自己的目标,也慢慢懂得了如何去规划自己的人生。

 

父母陪孩子长大,孩子伴父母余生。你也许正在经历或者已经经历过中国式家长的洗礼。中国式家长可能有一些通病,但他们是爱你的,也许爱的方式不对。

那些曾经对你的期望,在现在这个飞速发展、阶级固化的时代,要经历几代人才能完成呢?他们也不得而知。只是在自己所及之处力所能及的让你更好一点。

 

 

生活总是会给更好的人更多的磨练和苦难,你说呢?
 

 

-THE END -

 

“采集和制作与艺术有关的一切”

艾艺在线官方微信号